■本報記者 彭薇
  背起沒有課本的背包,穿上一雙合腳的鞋,拄著一根竹棍。今年暑假,市八中學男生班50多名學生,踏上了徽杭古道。全程25公里山路,7小時徒步,一堂特殊的“生存課”考驗著這群18歲的男孩。
  25公里徒步
  “這才是男人的方式”
  6時,10名老師和專業驢友組成“護衛隊”,男生們從上海出發。他們分成幾個小組,每組七八人,有序行進。“才走到第一個休息亭,就汗流浹背了。”沈荻偉說,爬山比他們想象得還要難,沒走幾百米,每個人都像打了場籃球賽一樣,衣服都能擰出汗水。男孩們咬牙堅持,7公里的上山路,沒有一個人掉隊。團隊背了8頂帳篷,本想登上山頂時駐扎。沒料到,爬上山頂時,天公不作美,下起了雷雨。出於安全考慮,老師臨時決定往山下撤。最後十幾公里的下山路,在大雨沖刷後,道路泥濘濕滑。由於上山耗費了大量體力,下山時他們雙腿有些發抖,中途有些人幾次想放棄,但在大家鼓勵下,還是挺過來,手腳並用“爬”完了全程。
  村上春樹有本書叫 《當我跑步時我在想什麼》,秦嘉傑說,當他在山路上行走時,想到的只有堅持和征服,“原來電子產品不是我們消遣時光的唯一選擇。”“這才是男人爬山的方式。”章佳偉是個旅游愛好者,爬過的山也不在少數,但這樣的體驗對他來說還是頭一回,“團結、互助、勇敢、韌性”也是他通過這次體驗看到的男生班精神。對男生們來說,在體力和意志突破的過程中,他們也收穫了快樂:50多個人擠在小棚子里躲雨;在山上午餐時一起吃光所有的菜;體力到達極限時,同學攙扶一把……
  女漢子對宅男
  “現在的男孩缺少野性”
  直到走完全程的那一刻,領隊老師張有武提著的心才算放下。當他在微信朋友圈裡曬照片時,他的大學同學都很羡慕。有人評論:“出於安全考慮,暑假集體活動學校都取消了,更何況這樣的體驗。”
  活動拍板者是校長盧起升。他有自己的理由:兩年來,男生班一直註重體能訓練,每天晨跑半小時,一周幾次健身房訓練等,男生們有底氣。而且,學校先期派老師和資深驢友等去徽杭古道踩點考察過多次。“其實,我們的男孩一直都被低估。”讓張有武驚訝的是,回滬後,50多個男生哪怕輕微感冒也沒有。
  與市八中學男生班表現迥異的是,暑假里一些實驗性示範性高中也舉辦樂支教夏令營活動,但應徵者中男生寥寥。徐匯區一所老牌高中組織赴貴州支教活動,報名學生中,女生與男生比是8∶2。老師們很不解:“男孩們都挺想報名,但家庭出於保護考慮,不讓他們去。”上海一些街道舉辦暑托班,招募的高中生和大學生志願者,也基本以女生為主。一名高中班主任苦笑著說:“現在都是‘女漢子’與‘宅男’的比拼。”
  “現在的男孩子缺少一些野性。”上海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楊雄曾對中法兒童進行過比較調查,結果發現,中國男孩普遍選擇的游樂方式是游戲機、電腦等靜止玩物;而法國男孩則大多選擇滑板、球類運動等。他說,現在多數家庭都是4個老人、2個大人圍著1個孩子轉,特別是男孩,圍繞在他們身邊更多的是母親、奶奶、外婆、女老師等,家庭過度保護,再加上學業壓力,使得他們成長過程中缺少了一些強悍的男性色彩。
  走出“女性圈”
  “爸爸們”應強勢回歸
  英國一項調查顯示:在信息化的後工業文明時代,男女在運用電腦的工作表現中,實力相當,男生的“體力優勢”逐漸退化。對於男生來說,他們優勢又該如何體現?
  “應試教育會壓抑男生的一些天性。”楊雄說,一直以來,我們的教育都是以競爭為目標,以左腦功能作為評價學生的標準,而右腦開發一直被學校和家庭所忽略。實驗表明,左腦是產生對立、競爭情緒的區域,右腦則是產生和諧、關愛等情緒的區域。許多較高級功能,如思維能力、想象力、創造力、複雜關係理解等都集中在右腦。
  楊雄建議,無論學校還是家庭,都應適度開發孩子右腦,倡導動手與動腦的實踐體驗。不管針對男孩還是女孩,都應該培養運動、創造、協作等能力與氣質。而男孩天性好動,更加不能缺乏戶外運動和動手類實踐活動。
  教育專家表示,中國自古以來推崇的“堅強果敢”、“寬容大度”等男性氣質,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父子關係的傳承。男孩從小生長在“女性圈”里,不利於氣質的養成,父親和男教師可在他們成長過程中發揮示範和榜樣作用,不妨讓男孩多一些野性,更加陽光。近年來,上海一些中小學推出“父親家長會”、“爸爸書架”等,鼓勵父親從工作應酬中抽出時間進行“家庭陪伴”,取得不錯的效果。如今電視熒屏中出現了很多父子類親子節目,不得不說也是父親角色的一種“強勢回歸”,讓教育更加適合男孩個性。  (原標題:男孩們,該怎樣多一些“野性”)
創作者介紹

自由行

zx98zxrky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