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圖
  羊城晚報記者 梁爽
  看展覽聽故事
  領到畢業證的你,真的從大學畢業了嗎?《畢業一年展》融入學生轉型職場新鮮人諸多故事——
  大學畢業後的第一年,在部分西方國家被稱為體驗生活的“間隔年”(gap year),畢業生以游學、當義工等方式過渡,作為工作前的“停頓”。從學生突然成為“職場人”,大學畢業生身份面臨著社會化的痛苦轉型,“間隔年”其實能起到緩衝作用。而在我國,“間隔年”並不普遍,大部分大學生畢業後直接進入職場。
  葉楊輝(阿暉)和鄧皓蔚(阿皓),兩名廣東財經大學的2012屆畢業生,畢業後患上“間隔年綜合徵”,發現身邊也有很多同類人的故事,便萌生了舉辦《畢業一年展》的想法。他們向畢業第一年的職場新鮮人發放了300多份問卷,將收集到的故事融入親手設計和製作的展品中,經過一年多的籌備,近日在大學城內舉辦一場為期10天的《畢業一年展》。
  困境 堅持下去能長成美好
  記者在廣州大學城的中山大學學生活動中心《畢業一年展》上見到阿暉時,他正在調整展館內的第一件展品:“不安箱”。那是一個插滿了螺絲釘的黑色箱子,箱子錶面貼滿了392張小卡片,卡片用磁鐵開合,每張卡片都寫著一條令人不安、不快樂的理由。這些理由不是空想出來的,而是基於300多份問卷調查得出。“不安箱”提出的問題是:“畢業後這一年,有什麼事會令你不安?”
  “沒錢交房租”、“不同領導標準不同,一件事要改很多次”、“領導交代的聽起來明白,做起來卻完全不懂”、“做銷售業績超差”、“面對之前拼命要留下的城市變得很想逃離”……細細翻看卡片上的“不安”,阿暉向記者介紹,“不安箱”是《畢業一年展》展品中承載感情色彩最多的一個,“有392個不安的情緒在裡面,其中80%—90%都集中在工作上”。這也是最難製作的一件展品,阿暉和阿皓邊上班邊製作,花了兩個月、耗時7個周末才完成。
  離開“不安箱”,第二件展品叫“堅持盆栽”,46個小盆栽上印著不同的“堅持”,展品的說明上寫著,“堅持是個悲劇,但將悲劇堅持下去,就能長成美好。”記者看見,其中既有“堅持仰卧起坐、俯卧撐”、“堅持練字”、“堅持存錢”等個人習慣,也有“堅持不靠家裡,闖出自己事業”、“堅持做個好人”的態度,所有的問題也都基於阿暉和阿皓此前的調查:畢業這一年,有沒有一件事是你一直堅持去做的?
  這個問題收集到的答案不乏調侃,有人自嘲畢業這一年做到了“堅持貧窮”、“堅持沒有女朋友”,讓人看了忍俊不禁。而製作過程中,阿暉也對“堅持”二字有了更深的體會,因為46個盆栽每天都需要澆水、曬太陽,否則植物很快就會枯萎、死亡。
  跳槽 第一年已換了三四份工作
  《畢業一年展》共有8個展品,參觀者依順序參觀,每件展品都有其主題:“不安箱”代表不安,“堅持盆栽”代表堅持,“月曆臺燈”是感動,“跳槽骰子”是選擇,“真心話信封”是感謝,“時光扭蛋機”是放棄,“名字明信片盒子”代表個性,“犯錯層層疊”代表挫敗。所有展品由阿暉和阿皓兩人親手設計和製作,他們先向300多人搜集“間隔年綜合徵”的故事,然後將故事融入展品中,把展品做成玩具,讓參觀者在游戲、互動的過程中形成“畢業第一年”的直觀感受。
  “跳槽骰子”是最受歡迎的展品之一。阿暉說,畢業第一年即跳槽的問題是阿皓關註到的,當時他自己正面臨這樣的苦惱,沒想到被調查者很有共鳴,甚至發現有人畢業第一年內已經換了3、4份工作。
  畢業一年發現工作不是自己想要的,辭職還是留下?為了呈現這種糾結,他們用塑料泡沫做了6個大骰子,將收集到的“辭職的理由”寫在骰子上,同時做了一個色彩鮮艷、分成56個格子的游戲地毯,將“做這份工作的理由”寫在地毯上,完成了一個互動裝置。在記者採訪期間,正好有一位參觀者自顧自玩起了“跳槽骰子”,骰子上隨機投出的辭職理由是“想嘗試更多挑戰”,停在了游戲地毯的“同事關係很好,像一家人”這一格內。“我工作兩年了,正在糾結要不要辭職,”她告訴記者,“雖然結果是隨機的,但是我看了辭職原因和留下的原因都覺得很有共鳴,感覺說的就是我自己。”
  策展人語
  想傾訴
  身邊的故事
  就不怕
  賠錢賠時間
  每月拿出七成工資籌展,希望在市中心辦第二期展覽
  為什麼要辦《畢業一年展》?阿暉和阿皓2012年分別從廣東商學院(現已改名為廣東財經大學)的工商管理專業和廣告策劃畢業,均投身廣告行業工作。工作後發現同學聚會間的話題總離不開工作、情感上的發泄和“吐槽”,在適應職場的過程中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卻苦於無處傾訴。去年3月開始,阿暉和阿皓開始對自己的工作價值產生懷疑,某天夜裡凌晨3時許,阿皓給阿暉打了個電話:“喂,我想到一件事,要不要搞一個畢業一年展?”兩人一拍即合,當即開始籌劃。
  展會的籌劃比想象中艱難得多。《畢業一年展》原計劃趕在2013年7月、兩人畢業一周年時舉辦,但兩人平時在廣告公司常常加班工作,加上希望做充分的調研,因此籌備期延長了一年多,期間他們招募了9名在校大學生作為志願者,今年5月展會開始有了細化方案,直到10月下旬,《畢業一年展》終於落地。
  《畢業一年展》的材料購買成本超過1萬元,全部由阿暉和阿皓自費承擔。“我們兩人約定,最近幾個月,從工資中拿出一大半用來為展會‘出糧’,每人每月‘上繳’2000元。”阿暉說。記者“打探”得知,兩人目前工資大約3000多元,自費舉辦《畢業一年展》是一個堪稱“奢侈”的行為。為了省錢,這兩位男生還制定了一個“規矩”:每個月只有一頓飯的消費可以超過人均25元的水準。“我們經常一起吃飯討論,一開始沒有控制費用,發現這樣下去錢都被吃光了,於是出此‘下策’。”阿暉笑道。
  是什麼動力讓他們做“不賺錢還花時間”的事情?因為有故事想要傾訴。“畢業第一年感覺很壓抑,每天做重覆的事情,感覺不到自己的價值,卻不能不上班,生活不能停下來。是無病呻吟嗎?其實有病。叫他停止呻吟?做不到。明明工作不開心、不如意,但一個人在大城市打拼的時候,父母打電話來,依然要說‘我很好’。”阿暉說。隨後他們發現,畢業第一年其實人人都有故事,他們希望用一種特別的方式傾訴和記錄下來,否則這些故事必將隨著時間流逝而淡忘。
  如今畢業兩年多,兩人日漸成為職場的“老油條”,阿皓已經換了工作,阿暉則還堅持著第一份職業。他們說:“當初覺得自己很辛苦,現在回想起來,這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階段,無論過得好或不好,讀書的開心日子總會結束,畢業第一年從學生往社會人身份變動的過程也都會過去。”
  阿暉和阿皓的《畢業一年展》並未止步於此。他們計劃分三期舉辦,目前為第一期,講述群體性的故事;第二期計劃年底舉辦,將豐富展品形式,增加訪談作品、講述獨立個體故事的展品,並希望搬到市中心展出;第三期則計劃在明年畢業季時舉辦。他們成立了設計團隊“畢竟工程隊”,希望以豐富的形式將身邊的故事講述下去。
  梁爽  (原標題:經歷了“間隔年綜合徵”)
創作者介紹

自由行

zx98zxrky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